首页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卒迹
来源:水电四局 作者:贾婧 时间:2021-01-20 字体:[ ]

在广袤的宇宙里,有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,但我们人类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;在无数浩瀚基层建设大军中,我们就像一颗卒子,我们站在那里,像工地上的一根根钢筋,我们与背景融合在一起,与职责融合在一起,与工作融合在一起……但即使是一颗无足轻重的石子,也能印出自己的痕迹。

榆林水压检测员

榆林,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交界处,全年日照时数2593.5~2914.4小时,气候干旱,水资源短缺。榆林市三县供水工程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而生的项目。

潘宗峰,负责工程管道接口质量验收的技术质量员。这次,他要对管道接口连接情况进行水压检测。身高1米83的潘宗峰需要弯腰躬身在直径1.2米的管道中走448.2米,才能到达检测点。管道闷热、漆黑、空气含量低,这无疑是对体力的极大考验。他似乎有些缺氧,沉重的脚步声,粗重的喘气声在狭窄的管道里回荡。他坐下来,深吸了几口气,等不适感过后,又缓缓向前移动。终于抵达检测位置了。PCCP管道内密封采用环保型石油沥青聚氨酯密封胶填满抹平,质量管理人员必须对每个接口密封质量逐一检查,这次确保管道通水的必须也是基础。

大约半小时后,潘宗峰终于回到了地面。此时的他,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,来不及擦汗,他大口地呼吸着空气。

陪同检测的施工队负责人问道:“我看你刚才脸色都变了,要不要让其他人替你?”

潘宗峰摘下眼镜抹了把汗,笑了笑,戴上眼镜,“走吧,还要去下一次检测点”。 

玉树测量队长

玉树,青海省西南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头,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,空气干燥、高寒缺氧、紫外线强,在这里建设一座水库,需要的除了先进的技术、科学的管理,更多的是建设者的坚守和奉献。

“向左走30公分”。

“向上5公分”。

“好,就那儿,原地做标记”。

说话的正是玉树市国庆水库工程测量队队长李继辉,两名测量人员分别是王夕阳、赵永亮。他们不仅要在扛着几十公斤的测量仪器步行到测量点,还要每隔几百米就要测点,有时候还要翻山越岭,徒手攀爬,一天下来,走上15公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了。

他们3人一组,1人操纵仪器,2人扶尺,细心地操纵着水准仪、全站仪,观测后立马把原始数据记录下。测完这个测站,前往下一测站。测完几个测站,又沿着刚测完的线路,返程测量到起始控制点。

“通过复测,尽量减少误差超限。”李继辉解释。

“测量工作要求每一个数据都精确无误,不得有丝毫马虎。”李继辉边记录测量数据边对徒弟说。

有人向往城市,但总有人坚守大山,正是这群人将自己的脚印与汗水融入高原的每寸土地,栉风沐雨却不改初衷,守得住脚下这份艰苦,又甘愿走向下一片荒芜。 

银川燃气仓调试者

在距离1400公里以外的银川,中国电建承建的第一个地下综合管廊——银川市地下综合管廊,最紧张的设备调试阶段已经来临。

“叮叮叮”刚放下左手中单兵,王超又接起左手边的座机,右手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放下,对着右手边的话筒喊道:“李昊,6区综合仓排风机正常,你现场手动再试下”,此时左手边的话筒传来一声“超哥,你看下6区燃气仓2号温湿度和氧气数据,温度25.6,湿度63,氧气20.5”。

1600多台设备,要在一周以内完成调试,时间之紧迫,压力之巨大,可想而知。但越是艰难越向前,调试燃气仓6区激光对射探测器时,通过排查发现警号处接线有松动,致使无反馈,通过紧线后激光对射探测器正常工作;调试5区智能井盖时,发现电源正常工作,但网络无法Ping通,多方排查依然无法发现原因,只好采用“笨办法”更换智能井盖控制模块进行测试;随着王超的操作,综合管廊控制系统显示着6区缆线仓排风口图像,同时另一台电脑屏幕上红点跳动也意味着调试成功。

7天,168个小时,10080分钟,他们每天上下攀爬管廊扶梯不下30次,接打电话200多次。终于调试完了这1600多台设备,完成了宝湖路管廊设备安装验收。 

巴中质检员

在素有“秦川锁钥”之称的四川巴中,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成为巴中市最大的体育赛事举办中心。申朝栋,巴中市体育中心工程项目上一名普通的质检员。仅仅只有腰中安全绳,像这样在钢筋伫立、混凝土浇筑的上空悠荡盘旋,是他每天必须体验的经历。汗水从脸颊划过,一滴滴地落在身下的支撑结构上,接着又迅速被高温蒸发。

“你怎么又上来了!你在下面看看就好了,多热啊!”工友对他喊道。

“如今钢结构支撑即将验收,而且正值大干工程的时期,必须时刻关注着上面的工程情况;不能因为一两次的偷懒,就忽视了质量,也免得验收检查时大家返工。”申朝栋说。

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不敢喝水,因为喝多了水就会上厕所,耽误时间。

从体育馆底层看台,再到体育馆上方的支撑结构,往往需要攀爬十数次,而这样的动作,申朝栋已经坚持了94天。太阳西斜,喧杂的工地渐渐归于宁静,申朝栋也归于土地。然后,第一件事,就是先去趟卫生间。 

卒,是国际象棋中16个棋子价值最小的棋子,就像水电四局散布在四海五湖的8000多名职工一样,他们小如蝼蚁,凡如尘埃,但他们有渺小的坚守,有平凡的荣耀,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为同一个目标不懈奋斗,征途如棋,虽然为卒,却从不后退。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w66利来ag新利娱乐场网址新利娱乐场网址